做完笔录后

2020-02-24 23:38

北京雄志律师事务所熊烈所律师认为,如果学校没有安排教练拉人,拉学生回程是个人的行为,应该由教练本人来承担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其中民事责任包括善后赔偿,而刑事责任包括刑事拘留等。同时,驾校不会承担主要责任,但如果驾校在管理上存在疏忽和失职,应当负部分的补充赔偿责任。

在医院抢救6个小时后,院方宣布周军华抢救无效死亡。刘志民则颈椎受伤,至今仍在长沙附院接受治疗。当日,并未受伤的李平被警方刑事拘留。

昨天下午,刚刚做完颈椎手术的刘志民告诉京华时报记者,因为颈椎骨折,有可能会造成压迫神经,下半身今后将面临无法动弹的境遇。“我记得很清楚,教练在回程中车速很快,一直埋怨我们几个学员。”刘志民说,李平几度回头责备学员,好心的周军华曾劝过教练,让他专心开车,别总回头。

7月2日上午8点32分,周军华给家人打了最后一个电话,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我没考起”,之后电话就打不通了。郑翠兰称,儿子一直很乐观,虽然为了这次考试,多次前往考场“踩点”,但没有通过考试这件事,儿子并未放在心上。

让65岁的郑翠兰没有想到的是,开了20年车的儿子周军华在c本升b本的考试中没有通过。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从未出过交通事故的儿子,却把39岁的生命交代在了自己教练的车上。

警方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显示,李平承担本次道路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

而慈利县县委宣传部周小焯认为,政府对于此次事件,果断展开应急预案,处理及时。市、县级相关领导做了大量工作。关于警方是否存在暴力执法的行为,周小焯称,不能称作暴力执法,警方在执法时遇到反抗,怎么可能不发生肢体冲突?

唯一让郑翠兰感到欣慰的是,虽然儿子不在了,但家里15岁的孙子,会偷偷地安慰她和儿媳:“不怕,还有我。”

大约一小时后,百余名警察赶来维持秩序。在当地群众出示的现场视频中,京华时报记者看到,一辆警车缓慢从驾校前经过,用喇叭广播“限你们5分钟撤离现场,不准闹事”。群众说,用喇叭广播的警官,是慈利县公安局周姓副局长。而在喇叭广播一分钟后,警察开始拉起警戒线,禁止群众拍照,现场出现骚动。

“教练脾气不怎么样。”受伤学员刘志民告诉京华时报记者,教练平时脾气急躁,学员在学车过程中遇到问题,不怎么耐心讲解。

“事情已经闹到这个程度,我已经请了律师,等待最后诉诸于法律解决。”余文化称。

在警方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写有:李平雨天驾驶机动车上路行驶时安全意识淡薄,在划有中心线的道路上以每小时73.79-82.1公里的车速超速行驶,且视线离开前方,回头责备后座的学员,再回头时车辆快速驶出路面,李平猛打方向,导致车辆甩尾侧滑撞树,造成人员伤亡、车辆严重损坏的特大道路交通事故,这是造成本起事故的根本过错行为。

郑翠兰说,她的大女儿、侄子,以及一个上前替他们讲理的群众也被警方带走。直到6日凌晨4点左右,做完笔录后,几人才被释放。“临走前让我们写了一份保证书,保证不再闹事,不然不放人。”郑翠兰说,当时她和她的女儿,在5日下午和警方拉扯过程中,鞋都破了,在派出所接受调查的几个小时,一直光着脚,铐着手铐。

10点12分之后,家人给周军华回拨电话数次,一直未有人接听。半个小时后,家人接到了县医院的电话。赶到医院后,家人才知道事情的严重:一起坐教练私家车回程的4个学员,途中遭遇车祸。39岁的向意志当场身亡,29岁的李永明在去医院的途中死亡。周军华和28岁的刘志民重伤。

此时的郑翠兰坐在驾校办公室内,听到动静便走了出来。她说,还未走上马路,她就被5名警察强行拽进了警车,随后被戴上了手铐,挣扎过程中,她还被拽掉了一撮头发。记者看到郑翠兰身上还留有淤青。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支付了16 万元。”余文化告诉京华时报记者,其中包括事发当天交到交通队的11万元安葬费以及支付给刘志民的5万元治疗费。他认为,事故虽然发生在本驾校教练的身上,但终归还是驾驶员个人的责任。李平私自用私家车收费载学员回家,违反驾校规定。

忍无可忍的家属们走上了维权的道路。4日下午,3名死者的家属打着横幅,带着两具棺材,前往慈利县零阳驾校门口,讨要说法,仍未见到驾校负责人。

据介绍,7月2日下午,家属前往交通队,希望驾校出面,但交通队并未能“沟通”妥当,驾校方未露面。家属还被告知,事情已经上报市政府,交通队希望家属耐心等待领导安排。

据余文化介绍,李平的家属事发当天已交给交警队1万元,用于死者安葬。

刘志民回忆,每次未通过补考都要交补考费,其他驾校300元,零阳驾校却要收取400元。据他了解,向意志考了4次,他和李永明考了两次,只有周军华是第一次考。每次李平陪他们前往考场,都直接跟他们每人再要100元补助,当做自己吃住费用。外加上每次去考场试车熟悉考场的每小时400元钱,刘志民称学车3 个月,除去学费7980元外,自己花费有近两万元。“隔三差五的会请教练吃饭,教练虽然没有张嘴要求过,但好像是个不成文的规定。”刘志民称,他们一个小组的这几个学员,大家会平摊费用或者轮流请教练吃饭。

当地论坛上,有网友称,教练李平曾是大巴车司机,有吸毒史。对此,零阳驾校校长余文化表示“不存在”,“如果李平有吸毒史,我们不可能录用他”。余文化称,至于李平到底有没有吸过毒,只有公安部门说的才准确。慈利县公安局工作人员则表示,并不清楚。

还有网友曝“黑幕”称,学员如果成功通过考试,教练会得到200元的额外奖金。各种费用繁多,且教练要求学员请吃饭、唱歌和洗脚等行为,很普遍。

次日上午,家属前往市政府信访办,在见过市政府相关领导后,被通知“并不知情”。家属希望政府协调,让驾校负责人出面给个说法。在市政府相关领导的安排下,当日下午,驾校校长前往信访办,与家属见面,并承诺赔偿问题去交通队谈。

“事情发生了,驾校的人怎么可以不闻不问?”郑翠兰说,儿子在医院抢救的6个小时里,驾校方面从未有人出面探望。儿子过世后,也没有人主动慰问家属。

记者在事发现场的照片中看到,一辆银灰色捷达轿车驶到路基下,撞上一棵直径40cm的大树,

余文化称,教练的薪金是每个月3500元固定工资,不会与绩效挂钩。学员们请教练吃饭、唱歌的事情可能有发生,但都是出于私人感情,不会是教练主动要求。

5日下午3点多,仍见不到负责人出面,家属们将两具棺材推到了驾校门前的公路上。前来围观的群众也越来越多,造成交通堵塞。

6日下午3点多,家属们将亲人的遗体从殡仪馆领回,3家先后在8日、9日将死者下葬。家属说,每家收到3万元的安葬费。

在当地的论坛中,众多当地网民发表评论,指责“警方暴力执法”,要求“还家属一个说法”。记者在零阳驾校附近走访时了解到,7月5日,前来围观的群众有数千人,很多人用手机拍照,有人的手机被没收,现场照片被删除。当日的事件造成附近交通拥堵近3小时。

事态升级群众围观致交通堵塞坐在驾校门口的家属们,抱着3张死者的遗像,等了一天一夜。事态最终在5日下午升级。

周军华的岳父称,事发后,当地交警曾亲口对他说,经过调查,司机李平因为教练身份,其绩效与学员考试通过率挂钩,因为几个学员屡次没有通过,回程途中李平情绪激动,超速驾驶,导致事故发生。

对此,慈利县公安局表示,当日由于死者家属情绪激动,用棺材阻碍交通,警方不得已将4名闹事者带离现场,但并未有没收群众手机等行为,也没有暴力执法的过程。警方一直配合政府在做家属的思想工作,在劝阻无效后,才强行恢复交通。“当时出动50名警力,不包括政府的联防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