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挂粤t牌照

2020-08-04 19:41

市民崔先生则认为,限外不能一刀切,他建议,对于那些来广州走亲访友的外地车辆,应允许其短暂停留(一到两天)。记者 张爱丽 许琛 实习生 邱慧

不过,羊城晚报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虽然专车中有不少挂外地牌的车辆,但这些车车龄大多在一年以上,而一年前专车只是刚刚起步,坐专车的人也并不多。这说明,这些车主买车上外地牌的初衷并不都是为了做专车,而是便于自己出行。

为此,羊城晚报记者在这两天进行了约乘专车体验,体验中分别在不同时段叫了5次滴滴快车和2次优步专车,其中来了4辆车挂外地牌,两辆挂粤b牌照,一辆挂粤t牌照,一辆粤e牌。

广州的外地牌车辆并不都是专车,还有不少车主就是广州普通居民。羊城晚报记者走访日系、欧系、美系、韩系及自主品牌车商时了解到,由于摇号中签难度不断加大,竞拍车牌价格高昂,现在买车选择上外地牌的车主占两三成。“深圳限牌之前,大部分上外地牌的车主都会选择上深圳牌,而现在则会选择惠州、佛山、东莞等地牌照。”一美系车商表示。

“广州限牌后,我一直参与摇号,久未中签的情况下,为了便于接送孩子读书,我于去年年初买车上了深圳牌。”专车司机何先生告诉记者,“然而去年年底专车兴起后,在高收入的诱惑下我开始跑专车。”

有网友也认为,限牌和限外是孪生兄弟,如果只限牌,对治理交通拥堵没有任何作用,现在不少市民“钻空子”在周边城市上牌就是最好的证明。因此,治理交通拥堵的根本是限牌的同时必须限外。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7月广州开始限牌,随后的2013年4月市交通工作领导小组发布“限外”草案,不过随后两年多并没有启动。

记者还发现,在新加入专车平台的私家车中,也有不少车辆挂的是广州牌照。这也是车牌竞拍价格从今年1月到8月连续大涨的原因之一。刚刚在8月初加入专车行列的刘师傅就是其中一位,他说:“我从身边做专车司机的朋友处了解到,做专车一个月收入可以达到万元,甚至接近2万元,因此我就在7月以4.1万元的价格拍车牌买车后做起了专车司机,没想到现在一个月只有不足5000元的收入。”刘师傅还告诉记者,在他那些做专车的朋友中,几乎有一半车辆挂的是广州车牌。

为此,业内表示,广州交通拥堵要想得到缓解,必须限外。市民林小姐说:“广州应该向深圳学习,治理拥堵不能单靠收取高额停车费和限牌,还要采用限制外地车辆驶入的措施。”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城市管理研究所所长黄石鼎此前在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表示,对各个堵因进行分析后发现,近来广州拥堵加剧的主要因素在于不断涌入的外地车,而这与专车平台息息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