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又显得踌躇满志

2020-06-17 18:58

范松青:这种民间的公开也好网络的公开也好,它但是毕竟不是党和政府的主流公开渠道。作为执政党和人民政府,应该化被动为主动,应该要积极主动地早一点推行财产公开制度,我想今天就没有这么严重的腐败的切肤之痛。

范松青:因为南沙试点以前是党内处级领导干部,党内申报公开,那么现在我的提案出来了,他们肯定要考虑一下,要哪些人向社会公开。我就是寄希望南沙的公开试点以后进一步推动广州公开,广州率先在全国进行公开以后,进一步推进全国的公开。

范松青:作为一个政协委员,提这个提案,可以说是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方以恰当的身份和恰当的方式提出了一个恰当的提案,我觉得是尽职尽责的。

何莘明:对外公示,内部审核,是防止私利与公权之间产生利益冲突、切断权力与腐败联系的重要措施。

他叫范松青,是广州市政协副秘书长。在刚刚闭幕的广州市政协会议上范松青还坦言自家只有一套74平米的房产,并提出,广州应率先试行公职人员家庭财产申报公开制度。

清清清新新新:推动公务员财产申报是个既难又持久的工作,必须从根源下手,可以列入组织部门的提任条款,一经发现隐瞒未报的,就一票终生否决,永远不得翻身!(记者郑澍)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最近一段时间,房叔房妹的新闻频频爆出,更有媒体报道称,部分地区出现官员抛售住房的现象。然而,就在这个档口,广州的一位官员却突然高调曝光自己的住房面积,一下子成为新闻焦点。

水莲花521:申报对象也应包括近亲属,除了收入,还要全面申报财产,包括婚丧嫁娶礼金要公开。

范松青:本人从收入来说,广州市大概是2001年还是02年就全市统发工资,在全国最早的,全部都是在一个卡里面,所以这个收入大家都查得到,至于灰色收入、非法收入也从来没有。我是处级干部,可以享受100平方的标准,所以补了一套小的,大概50多个平方,按照广州市的规定,超出部分要按照市场价,所以我超过20多个平方花了十多万,都是有发票有记录的。但是03年底我就把那套小的,通过中介公司卖了。

范松青:官员他如果在位的时候为你办事,你要感谢他,假如他收了你的钱,他会冒很大的风险,甚至被查处。但是现在很多官员也学乖了,学精明了,他就现在在位的时候一分钱都不收,他为你办事,等到退休以后你再给他送房送钱送别的什么东西。假如退休以后不申报的话,以后很多官员都会照这么做下去,那么我们的公开又会流于形式,达不到目的,所以我们就提出在5年之内还是要继续申报公开。

张k同学:官员财产申报公开不仅仅针对官员本人,还要加强对其家庭成员的监督,以及退休后监督,避免其进行洗钱!

范松青为什么要高调晒家产?高调号召官员财产公开?他的家真得只有74平米吗?昨天下午,中央台记者郑澍对范松青进行了独家专访。

津味正浓:支持范松青的观点,可以将所有消费记录和银行收支情况都联网,让纪检部门能够一查便知。

此前,广州南沙新区提出处级干部党内财产申报制度,范松青坦言,希望自己的提案能够促进南沙试点更加完善。这时,他又显得踌躇满志。

踩着点匆匆而来的范松青显得有些疲惫,从19日上午提出广州率先试行公职人员家庭财产申报公开制度以来,范松青处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采访地点,我们仅仅是选择在了广州国际会议中心3号楼门口的服务生座位上,开始了这次访谈。他向记者坦言,这几天主要是忙于接受各个媒体的采访。当被问及为何选择广州市政协提起具有轰动效果的议案,范松青显得很平静。

当下范松青认为,公布财产有一定的风险,但是宁要风险,不要危险。针对此前一段时间屡屡爆出的房叔、房妹等丑闻,范松青还提出,官员财产公开不仅仅限于官员本人,还需要对官员家人进行监督。同时建议官员退休后五年内也要进行财产申报公开。

范松青表示,目前推进公职人员家庭财产申报公开制度已经刻不容缓,需要尽快建立主流的公开渠道。聊到这,他有些着急,并加快了语速。

范松青的建议能不能得到大家的支持,推动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开制度还有哪些方式,昨晚,我们也就这个问题通过新闻纵横和中国之声的微博和微信做了调查,请大家来支招儿。

"对于公务员来说,还有一种方式就是每两年可以审核一次他名下及其他家人以及他的直系亲属他们房屋情况,这个东西应该是各地房管处都有一个备案和联网,都可以查到他的财务以及几套房。"

范松青曾经在纪委长期致力于反腐研究,就在几天前广州政协的小组讨论上,他坦言自己只有一套74平方米的房产,众人哗然。面对其他官员以及网友的质疑,作为一名处级干部的范松青表示问心无愧。